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練字足跡(三十九至四十一)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三十九)
一月一日
病中跨年,非所願也,幸有太太悉心照料。
願新一年身體得保健康,亦順祝諸友新年快樂,主恩常佑。
特別一提,掃描全能王的手書賀卡功能挺有趣。


***************

(四十)
一月四日
七律終於臨摹到杜甫之詩作了!
論到歷代諸葛亮的粉絲,杜甫應該算是最不遺餘力追捧的,以其為主題的有不少,這首《蜀相》可算是代表作,更別論在詩中提及其名的。
這首詩其中最受讚譽的是頸聯尾聯四句,杜甫用了「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概括了諸葛亮一生功業,突顯了其智慧及忠誠。「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成為傳流千古的名句,感傷丞相六出祁山,無功而返的遺憾,亦透出自身對其的景仰,不愧是最擅格律詩的詩聖,功力十足。


***************

(四十一)
一月八日
看到杜甫的《客至》,頗有親切感,因此詩載於初中課本,已教過數回,上學年也製過練字帖予同學。
老實說,詩中首聯「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所描寫的景致,挺切合小子暢想退休後生活之況,被郊野山水圍繞,閒靜而離群,何等自在。當然,身在香港交通太便捷,其實孤遠極有限,哪怕由荃灣抵至柴灣。
小子最喜歡頷聯「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中,詩人為著久未見面的好友,出屋打掃小徑,開門靜候,何等喜悅!這半年來,自從小子搬進島上新居後,朋友一聽聞地點,皆感路遠不易來,也慢慢體會到詩人的心情。每回好友來訪前夕,皆滿心期待,收拾家居,太太更預備撚手小菜,期待和好友盡興共聚,冀能「相對飲」、「盡餘杯」,美好傾談一晚。





延伸閱讀(書法):

練字足跡(三十六至三十八)

練字足跡(三十四至三十五)

練字足跡(三十一至三十三)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練字足跡(三十六至三十八)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三十六)
十二月廿三日
感謝壹雙雜貨店 1-in-2 Zakka極有效率處理運貨,白金牌聖誕鋼筆套裝和另訂的清研細楷書尖在聖誕前已送到。
今回先試清研楷書尖。老實說,小子是被其木質的外表,便宜的價錢(只百餘元)及楷書尖的名堂吸引的。
看筆尖的英文應是印度尖,大銥點,但明顯兩側也經過研磨,所以寫長橫捺時感覺特別順手,詩中「金」、「迎」、「客」正是一例。單論筆尖,較近似冰刀,都是類長刀的研磨,不過二者最不同之處是,冰刀極順滑,這枝清研則寫來有澀感,可以感受到筆和紙的接觸,書寫慢速的楷書尤為明顯,其命名為楷書尖,確有其由。
此清研楷書尖雖說是細字,但線條仍偏粗,較難幼尖入筆。愛細字幼筆者可能未必合適。
總括而言,百餘元的價位,高顏值,附贈筆套和木筆筒,有特色的研磨尖,值得一試。
新筆試寫。

筆頭印有「GENIUS IRIDIUM GERMANY」字樣,應該普及的印度尖。

筆尖銥點較大,兩側經研磨。


***************************

(三十七)
十二月廿四日
主降生的前夕。
聖誕快樂,願主祝福各位朋友。

***************************

(三十八)
十二月廿七日
輞川別業是唐代詩人王維晚年隱居終南山時之處所,詩人在此美景下閒適生活,寫下了不少山水詩佳作,這首《積雨輞川莊作》正是一例。
怎樣才算是閒適?起碼應不用孜孜數算營生收支,腦海不會有工作盤旋縈繞,然後,你才會有心力觀察身邊的景物。對香港人而言,真不易,以小子為例,放假時最常在思想還有多少篇作文要批改。這聖誕假,亦見有同事帶文外遊,成為遊玩歸酒店後的宵夜,或許,這就是中文教師的宿命,要完全靜下來,真不易。壓力就在匆忙、急促的生活節奏中層層累積。
有時候,弦線蹦得太緊,超過極限,啪的一聲便斷了,肉身習慣勞苦,連如何讓心靜下來也不懂得了。王維在詩中示範了閒適的生活,供我們參考參考。頸聯中的一句「山中習靜觀朝槿」,寫詩人處身幽靜的山中,嘗試習慣這相對的寧靜,因間或傳來數聲鳥鳴,或風吹過樹的雜音,然後細看槿花。槿花是一種朝開夕凋的植物,正常的花朵是一季或一年為一枯榮,現在你用一天的時間就能同歷它的一生,就好像現時流行的縮時拍攝手法般。或許,你會對生命、現行的生活有多一種況味。
我們終歸要回到現實中,但間或一天能這樣「山中習靜觀朝槿」,足夠讓世人從靜中得力,有餘力面對營役的生活。

中間臨摹了數字後甚不滿意,另開新行再寫,事後拍照時以筆掩藏。




延伸閱讀(書法):

練字足跡(三十四至三十五)

練字足跡(三十一至三十三)


2018年1月27日 星期六

雜談《與神同行》

  《與神同行》應該是近日朋友之間風評最好的一出電影,不少人觀影後皆說感動流涕,甚至用去整包紙巾的。上週小子便和太太進戲院觀賞,電影確如友儕所言般精彩,此文則是小子觀影後的雜思。
《與神同行》(2017),金容華編導,河正玄、車太鉉主演。

文化傳承及轉化
  電影開首引用了《佛說壽生經》,以七層地獄的意念貫穿整套電影。小子事後查閱這本只有一卷,內述為初唐三藏法師往西天所得的佛經(見網上有此經真偽之辨,在此不贅),主要是說人死後轉生及生前福報之重要,正是故事的重心背景。地獄之說,中國自古有之,不過此處和我們熟悉的十八層地獄頗見不同,濃縮成只七層,通過所有層數才能轉世投胎。姑勿論七層地獄之說有否根據,是否傳自中國,或是韓國的傳統說法,小子觀賞後有一個強烈感受:為何韓國電影人能夠從古文化中汲取養分,以最新的技術呈現出動人的故事?這樣的文化傳承和新舊結合,需要的未必是單單的資金,編導班底的視野和人文關懷可能更重要。內地常見有很多耗資龐大的大製作,畫面可觀,故事不堪。不知小子未來有否機會觀賞到中港有如《與神同行》般有令人讚嘆的文化傳承和轉化的作品(不一定是畫面上的壯麗,而是內涵上的)呢?

用商業元素包裹「老土」的親情
  小子強調,此處的「老土」並非貶義,有些事物經得起時間的洗禮,能恆久不變,情之一字尤甚。《與神同行》的催淚有多厲害,進過場的都應感受到,特別是結尾主角媽媽和冤死的金秀鴻於夢中相會一幕,啞巴媽媽親述原諒主角金自鴻,確是全戲高潮,此前的所有情節的鋪排和推進,皆是為這幕而來。但老實說,催淚的電影/電視劇數之不盡,《與神同行》又有何特別之處?小子認為除開充滿因果關係,甚見緊密的動人情節外,絕不能忽視此電影中強烈的官能刺激,它們填補了文戲之間的空隙,令到整出電影少見悶場,也滿足了不同觀眾的需要。例如開首引用了《佛說壽生經》介紹完地獄後,第一個鏡頭帶出了男主角火場救人犧牲,特地採用了似VR的第一身視角,由高空直墜到火場地面,再近鏡至男主角的臉上,頗見震撼,若戲院有4D設備,不知會否有配搭的震動和前傾?又例如在地獄中,每一回江林和解怨脈亮出武器殺敵的畫面,實在有電玩遊戲《惡魔獵手》(Devil May Cry)系列的感覺;七層地獄,角色們一關過一關,亦甚有電玩的味道,愛打機的觀眾應有一份親切。而在劍林中,眾惡鬼追殺男主角和三使者的畫面,則令小子不其然聯想起《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優秀的特技呈現出深具實感的地獄,加之文戲和武戲恰當的配合,導演實在精於計算,深明不同觀眾的需要,節奏也掌控甚佳,結果便是不覺悶場的近兩個半小時。

地獄三使者的隊長江林。
(電影劇照)
地獄三使者中的解怨脈,充當護衛的角色。
(電影劇照)
《惡魔獵手》(Devil May Cry)系列遊戲圖片。
大家覺得感覺像嗎?
(網上圖片)

審判

  七層地獄中,男主角經歷了「說謊」、「怠惰」、「不義」、「背叛」、「殺人」、「暴力」及「天倫」七關審判。故事內容當然和小子所信的基督教信仰不合,但我們也談主耶穌再來時須面臨審判,罪人將受刑罰。所以小子觀影時,看到如此真實的審判場景,也不其然代入,想像面對著主的目光,又將如何呢?在戲中的金自鴻是「貴人」,但從每一關中回看過去的人生,依然會有隱而不知的傷痕和過犯,旁人絕對無從知曉,特別是曾動過弒母念頭最是意外。誰的人生沒有不願向人啟齒的過錯呢?錯了當然要改,省悟要及時,愛要及時,恕也要及時,時間不等人。小子想,能讓觀眾自省,這電影其實是具有教育意義的,若朋友觀影時願在此點上多一分思索,這90元應該感覺更值了吧?

回望一生,誰能無垢無悔?
(電影劇照)



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練字足跡(三十四至三十五)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三十四)
十二月十七日
有古籍記載李白這首《登金陵鳳凰臺》之面世,是因其登黃鶴樓後欲題詩時,觀得崔顥《黃鶴樓》這首傳世佳作,自愧不及,留下「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之美談。不過,所謂「美談」,指的是崔顥及旁人,對才情卓絕的李白而言,卻是憋著一口氣,一點也不美,誓要登臨別地,懷古賦詩,與之相媲美。果不其然,後世有不少論者評二者處伯仲之間,各擅勝場,甚至李詩猶有過之。

有時候,生命路上,能逢一位好對手,是可遇不可求,也是一件幸事。與其無敵是最寂寞,倒不如棋逢對手,雙驕力競。因為若沒有這樣的一個人互相競逐,逼你竭盡全力,你或許永遠也不知道自己潛力有多深,能走得多遠。潛力沒有兌現成事實,終歸只是虛無。君不見美斯之於C.朗拿度,正是這樣的存在。誰成就了誰?是缺一不可才對,沒有了對方,或許兩人皆能統治球壇十載,但卻未必有這刻的成就和記錄。

和好對手處同一時代,是幸是禍?端看朋友如何想了。
李白《登金陵鳳凰臺》

***************************

(三十五)
十二月廿一日
今天是聖誕假期前夕,晚上和太太聖誕大餐,提早賀聖誕,兼慶拍拖週年。等候會合太太前,偷閒在咖啡店練字。由於近日事務繁多,原來上回練字竟已是四日前,嗯,難怪一開始下筆時有絲絲生疏感。寫到中段,才拾回那感覺。

寧願每天短練一會,勝於一週只練一長回。手感這回事,就是日子有功的累積,才有穩定性可言。道理不深,就是恆常的堅持,惜世人總常是三分鐘熱度的多,努力堅持的少,可惜。回看自己,半途而廢的事也不在少數,最經典的一次,莫過於昔年甚愛《魔戒》三部曲,決心買下英文原著細讀,怎料,首頁單是難字已查了個半小時字典,還要半懂不懂,便不其然放棄了,書也就束之高閣了。

朋友,說到此處,腦海有浮現甚麼經歷嗎?

高適《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




延伸閱讀(書法):

練字足跡(三十一至三十三)





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練字足跡(三十一至三十三)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三十一)
十二月九日
明天就是教協硬筆書法決賽的日子。故這星期盡量每天練一回字,臨一首詩,冀保持手感。

不覺已至《唐詩三百首》中最後一首五律。僧人皎然這首詩甚有陶淵明田園詩之韻味,頷聯中的「近種籬邊菊」更化用了其名句「採菊東籬下」之典。不過小子此回想說的非詩中之意,而是詩人與欲尋訪之人陸鴻漸之間的情誼。

光聽陸鴻漸此名,認識的人可能不多,但一說其本名陸羽,或許愛品茶的朋友會生出「啊,原來是他」的反應了。茶聖陸羽當然愛茶,皎然同是愛茶人,志同道合,情誼自深。皎然流傳後世的四百餘首詩,有十多首是寫陸羽的,或尋訪、或送別、或聚會,足以為證。

所謂「同門為朋,同志為友」,若人生中能如皎然之於陸羽般尋得志趣上的同志,是何等值得感恩、暢快之事?


***************************

(三十二)
十二月十三日
昨日,放工後,上課前,去了麥當勞用餐,後偷空練練字。若不善用這類零碎時間,實不易恆常練字,保持手感,也習慣了每天帶著書帖。

今天在壹雙雜貨店 1-in-2 Zakka看到一枝清研楷書尖,見百餘元,不貴,又是小子喜愛的木質,也好奇訂購了。不知屆時會否有驚喜?

麥當勞、PACIFIC COFFEE、星巴克等地方皆是小子常流連練字之處。


***************************

(三十三)
十二月十六日
上數回分享說到,練字歷程中一有新筆,便收起舊筆。昨晚心血來潮,拿回槐蔭書房的金豪自研尖沾墨練字,竟意外地覺得非常好寫,粗幼、收尖、長橫捺皆感順手。看來是以前是功力未足,未能充分發揮店主自研尖的用心,待小子再好好琢磨細用。

所以,近期練字常用的兩枝Delike黃銅筆(EF尖及小美工尖),暫時作日常用筆存用了,也不浪費。





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練字足跡(廿九至三十)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廿九)
十二月一日
有一段日子沒發練字帖給學生了,學期初還和他們說每隔一兩星期會有一回,在忙碌的十一月完全脫隊了,實在汗顏。

適逢初中兩班的默書皆是文言文,分別是是《賣炭翁》和《刻舟求劍》,終的起心肝趕工寫,不甚滿意,也罷了。今回提高了要求,和學生說,這次要能被選中貼堂及獲獎勵分的,必須沒有錯字及塗改痕跡,立刻有平日幾位疏懶的學生起哄呼怨,卻又轉頭問小子多拿兩張格仔紙。小子說:拿當然沒問題,但就要多交一份喔!轉瞬加印的十餘張又消失了,怪哉,趣哉!

或許,對平日於學業上得不著太多滿足感的學生而言,寫字目標明確,需時也不算長,所以讓他們願意嘗試去挑戰。願學生在其中能有成長,學習到專注和細心,字也能齊整些。

《賣炭翁》是中二的課文,朋友還有印象嗎?

***************************
(三十)
十二月三日
感謝太太的細心和愛心,在葵芳無印良品為小子購下這亞加力三層架(順帶一提,不知是新店開張抑或是聖誕的優惠,兩件亞加力產品有八折)。鋪上防滑墊後,成了精緻的鋼筆展示台,搭配旁邊的小書架,餐桌的這一方成了小子甚喜愛的地方,看著也覺賞心悦目!

常用於批改和練字的筆已放筆袋,置於書包內。閒置之筆則不覺放滿了兩層架,底層放吸墨器、墨膽及針筒。除了一枝長刀研外,其餘基本也是入門之筆,其中有數枝購買後未上墨的。小子想,若想再購新筆,或應先送贈或放售走一些舊筆吧?

練字用筆,由福林、冰刀至槐蔭書房的自研尖,到現時的delike黃銅筆EF尖及小美工尖,每換新的,覺得更順手,舊的便放下沒用了,現在都在架內。或許隔一段時間,待書法有進步後,提舊筆再寫,又會有新的手感和體會吧?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練字足跡(廿七至廿八)

  小子自三月中上硬筆書法班後,開始系統地習歐楷,箇中緣起及課堂所習之內容皆載於前文:習字之旅(起始篇)。數月以來,因便於上載和分享,小子間或於臉書專頁分享練字之作及一些聯想、感受。但臉書之發佈並不方便檢索及翻閱,故特地整合成此文,聊作日後回看之憑藉。

***************************
(廿七)
十一月廿五日
離別,是文學作品中永恆的主題。物理上的分隔,人們總會覺得關係也將受震盪,牽動起無數沉澱的思緒及無根據的想像。

最有名的離別,悲壯至極的,或許應是荊軻答應燕太子丹刺秦王後,易水之一別。自知此去必死,依然義無反顧,荊軻當然膽氣無雙。或許,更讓他欣慰、走得無憾的,是知己高漸離的送行,前者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後者擊筑伴奏,及後更隨歌者情感變調再奏,這份默契,別後哪能復尋有?也難怪同場送別的眾人,無不「瞋目裂眥,髮植穿冠」。

也未必每一回離別盡是傷痛和悲慟。溫庭筠這首五律,寫送別好友,掛念是必然的,但對方拜別之時,並不傷感,反而帶著一股「浩然」之氣,心懷遠志。故此,詩人自是寄願好友此行能遂其志。

如果命運能選擇,小子想,沒有人會想面對錐心悲壯的離別,還是如溫氏般帶著盼望的思念望向離人背影最好。嗯,若生命中不用離別,更好。可惜,不由你。

**********************
(廿八)
十一月廿六日
身為中文系學生,說來羞愧,若非依次臨摹《唐詩三百首》,小子還真未聽聞馬戴這位晚唐詩人之名。

說來有趣的是,詩人被收錄的此詩,正是抒發其懷才不遇之況。流落他鄉,寒夜難眠,孤燈映照,詩人以「雁行」「落葉」、「寒燈」、「空園」、「露滴」等景物,渲染出淒涼的氣氛,順勢引出尾聯的自問自傷:我在這郊野寄住了這樣久,我這身軀何時才受人賞識見用?

為何小子說有趣?因正是馬戴愁無伯樂而書成此詩,才能讓一千一百餘年的小子得聞其詩。比起其官運暢通而無佳作見世,名不見經傳,何者才是其心底所欲?世事妙趣處在,抉擇恆常存於生活中,每一回決定,豈能盡如人意。

延伸閱讀(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