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缺席維園之後思

  今年沒有去維園。對?不對?

  昨晚在思考:這年去嗎?抱持甚麼心態?今年沒有了上年毫不猶豫的態度。上年出席,小子自己決定不會跟大會喊口號,出席,只是想表態對共產黨的反感,但晚會當中的一些程序,雖未至反感,但確實有些儀式化,難有共鳴。但這是否就是小子今年留在家的原因?未必。

今年在家沒有舉燭,悼念之心依然。

  近日,香港很紛亂,不同的事混雜在一起,如高鐵的延誤、蓮花口岸的批款、政改的爭議、深圳行三位官員的廢話、屈小姐的停欄、肖巨人的出現和遣返、疑似新SARS的爆發等等等等,其實未完,但小子不想再數下去了,徒添煩亂。問題是,近日公私皆忙,身心皆累,小子未能如平日般好好關注各方消息和評論,再來消化和分析,欠了沈澱的時間。當中,出現了一個問題:小子在當中是甚麼角色?只能單純地做一個局外人很多時候,迎來的是泥沼,只有無力感。累積到現在,確有些麻木,比上年雨傘運動時的熱血去之甚遠。

  感恩昨晚和女朋友分享時而生的一個感動:小子不去維園,但決定在學校向自己那班中一生講述六四事件。原本是沒有這樣的打算,因為他們只是中一,以往通常到中三小子才講述。安排了中文堂最後的十五分鐘講述這事,對沒有基礎的學生來說,教協那段十分鐘的影片是最好的入門,將事件的始末頗客觀簡潔道出。小子坐在角落的電腦桌,同學望著投映幕,小子則望著他們的表情,了解到,對個別的同學而言,首次聽到六四事件的內容,心靈正受著衝擊。小子補充了一些資料,特別向他們強調一點:「你們應感恩香港尚有言論自由,雖然已一路收縮中。可能十多年後,當我向你們播放這段片後,你們第二天便會看不到我,我會被消失。(現在想來,小子還是天真了些,可能沒有十多年的空間,數年後已沒有了;另外,那時候在香港能否連上YOUTUBE也是一個問題。)」看到他們思考的樣子,對小子來說,這十五分鐘實在用得有價值。小子疑心重,不夠信任這班小孩,起立時特地多囉嗦一回:「請你們千萬別拿六四事件來開玩笑。有些事可以拿來玩笑,但這件事不可以。」

       教協所製的「『六四』是怎樣一回事?」 影片 


  或許,小子找到近日煩惱的答案了。其實主已為小子安排了角色,身在教育界,小子要做的就是盡本份好好引導、教育他們,讓他們不要對這個世界冷漠,讓他們長大後不反感成為局內人,這就夠了。始終,這個世代,你不找政治,政治無時無刻也在找你。逃不掉,也別做籠中鳥。

  今晚,讓小子在家裡悼念六四的死難者,記念一群飽經苦難的天安門母親,以及,繼續思考吧。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