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奇妙恩典

此文載於學校刊物內「校友分享」欄目。
書寫過程中,回望這些年的教育生涯,恩典太多,數算不盡,向主獻上衷心的感謝。

*************************
  不得不嘆一句:時間不等人。或文藝些,來一句「時光飛逝」。
  猶記得六年前學校三十週年校慶時,我也曾寫文憶述舊事,載於校刊;再追溯早幾年,原來我距離脫下那套米色恤衫、啡色西褲,離開呂中,不覺十年了。正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說的不單是呂中校服由啡而藍的激變,更多的感慨在生命道途上前行的過程中,有些人只能陪你走短暫的一程,有些事只能在你心坎留下淡淡一筆,甚至不見痕跡;更黯然的或許是:曾經濃重,後卻了無蹤影,如牛山上已逝之木(語出孟子之典,讀過文化專題的高中同學,還有印象吧?)。
  我必須感恩,曾助我由會考低谷站起的呂中,不止沒有消逝,到我步入職場後,竟是重回母校任教,讓呂中在我生命中留下更深墨的一筆,這是偉大的神奇妙的安排之中,卻絕對是愚拙的我意料之外的事。
  我無意在此細說當年在呂中初接觸耶穌,滿有憎厭;到十年後的當下卻成為學校團契導師,為著任教的班別中,因有學生信主而大大喜樂的這種奇妙事。(但讀者若有興趣,絕對歡迎你找我談天,讓我向你分享我的信仰路)但我很想藉著此文去分享、去感恩,這些年來我因著呂中而得的喜樂和滿足。
  學生永遠是學校的主角。我常和朋友分享,教師從來都是努力做著撒種的工作,但學生何時能破土領悟,有所成長,卻由不得我。或許因著教學年資漸長,畢業學生日眾,開始見到些微薄的收成,每一回皆令我從沉重的工作中帶來一點點鮮活的空氣。如看到中一時還常叫嚷自殺,小息常滾地,讓師生煩惱無比的黃同學,現今開朗不少,不再沉鬱,踏實的在工作;曾是問題學生,進出訓導室如家常飯的龐同學,畢業後到北京讀書,回來探望老師時,也見成熟不少,不再橫蠻;某日在星巴克時,買了杯咖啡,杯上寫了一句「enjoy your summer holiday」,還附上一個哈哈笑臉,原來一位舊生在做咖啡師,看到我這個粗心的顧客,特地送上簡單卻真誠的祝福;昔日於畢業前,向我分享十年後要開一間甜品店的陳同學,還誇口說要找我剪彩,我還笑言「到時候記得給我折扣」,今時原來早在理想途中,已讀畢廚師文憑,在某間酒店任職,累積經驗中,我期待收到VIP待遇的那天!其實類似事例還有很多,但字數有限,未能一一數算,但感恩真的無盡。

原來不知不覺,小子以不同的身分在母校存在快十年了。

  鄭紹麟老師為其著作命名為「象山情」,黃家榮老師近年入腦的一句「明才一家人」,兩句道盡了呂中最讓人留戀的那份如家般的情意。這份情,穿越時空,連繫著三十六年來在此停駐過的師生,我竟能以三個身分──學生、校友、老師,進出其中,何等有幸!我生命中有很多美好,呂中的人和事絕對是不容否定的佔有一席位。若要事前去編寫這人生的劇本,我絕對編不出來,唯有偉大的上主能夠,就讓我以《詩篇》中的一節為此文作結:

「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詩九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