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台遊記趣(二):海生館內的余光中

在墾丁的首天,小子一行四人去了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簡稱海生館)。對香港人而言,這地方一句話就明白了:沒有機動遊戲的海洋公園。


對逛厭海洋公園的小子來說,還是有不少有趣的海洋生物可見的,這一回就讓小子以相代字吧:

圖中的是鯰魚,原本也沒甚麼事,但這展館內有一個小壼,看著壼內突然有十數條鯰魚在探頭、湧出,感覺有點嘔心。




























在展館中,還有展示人工養殖的生蠔以及小蝦和大龍蝦。(為何都跟吃的有關呢?汗......)


























































還有一個企鵝館,雖然香港也能看到,但企鵝傻呼呼的,實在太可愛,在彼岸見到,依然讓小子注目探望,女朋友反應就更大了,哈。

































其實,在海生館遇到甚麼生物,遊人也應該不會覺得驚訝。但當小子在館內見到余光中的詩作時,卻真感到訝異了。或許,只因小子早已習慣,在香港,文學就是如斯孤獨小眾的存在,和商業,和熱鬧,是掛不上鉤的。小子絕對想像不到在海洋公園內會出現董啟章小說的剪影,或也斯的詩句。在海生館出現的三首余光中的詩,確與此地此情相合,實在是一次有趣的文學與景點的結合。























































《海不枯,石不爛》余光中


每個人的家譜追溯到遠古 
你知道嗎,都是一條魚 
深海遠洋,才是我們 
最早的故鄉,懷鄉正是懷古 
望海的眼睛,因此,都著迷
似乎記起了什麼,卻說不清楚 
水族的歷史,人類的身世 
在岸上,在藻間,在水底
聽得懂海豹的狂吠嗎 
鯨魚的腹語,海鷗的悲啼 
迷霧與羅盤之間,神話 
從何處起頭呢,而科學 
在何處接手?恐懼與好奇 
該如何區分?星隕,海嘯,地震 
我們的星球,雷摧,電劈 
火災與水災交替的地獄 
要等幾億年才到人間
這歷劫的驚險,要問 
倖存的盲鰻與鸚鵡螺 
或向紅龍與巨魷去求證
上船吧,探險的潛艇 
會帶你深入墨藍的夢境 
去探寒武或侏儸的現場 
蝦蟹從不吐露的隱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