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致那些年的同房

阿聰是小子大學期間同宿三年的好友。那段期間,他可算是小子生活中其一最親之人。今天,他將結婚,步入人生的新階段,謹以此文紀念我們之間的友誼,勾起了不少昔日美好光景,以及奉上小子最深的祝福。

阿聰和帥、型捉不上關係(嘿嘿,新郎哥,小子很誠實的),但他是一位好人。在這個扭曲的世代,「好人」一詞已難言美譽,但小子必須強調,他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好人:善良、細心,常關懷別人,照顧著身邊的人(不得不提,其中一個受惠者便是小子)。現時潮流不說「好男人」,興說「荀盤」,再次不得不提,世上又少一個「荀盤」了。小子很感恩,能有三年和他同住的時光。

說說我們之間一些瑣碎事吧。

時光倒退回十年前,應該就是小子和阿聰初相識的日子了。在經歷過八月尾的迎新營後,小子和這位同房還未稱得上相熟,因為小子是內向沉靜的人,數日的相交尚未足打開心房。

九月第一個星期,是我們同宿的第一個星期。這星期的某天早上,小子閒話家常的和阿聰說起頸有些痛,應該是枕頭不合適所致。阿聰建議換一個新的,小子回應:「不了,這是我前些天在日本城新買的,用了十多塊錢的啊!應該不要緊的,別浪費,先粗用著吧。」別笑,在大學時期一窮二白的小子,就是如此斤斤計較的啊!阿聰聽罷,也沒說甚麼,小子也只作閒聊,未記在心中。

事情並未完結。我們二人都是週五或六回家,週日晚歸宿舍的。事隔了幾天,應是週日晚上,小子見到阿聰攜著很多東西回房,也沒為意。然後阿聰竟是對小子說:「這枕頭是我在家拿來的,給你用吧,應該會合用些。」(大約是這樣說吧,小子的記憶可沒厲害得記下所有細節和說話)那時的小子,驚奇中帶點震撼,說了聲謝謝便換了那枕頭。表面上像是沒事般,內裡卻不禁生出一份感動,心想:這是怎樣的一個人?阿聰見我接過枕頭,也像沒事發生般繼續自己的活。對的,這件事對他而言,確只是一件小事,小得在生命中不留下一絲痕跡,卻不知對方記在心中多年。

題外話,這個枕頭伴了小子有七、八年,畢業後帶回家繼續用,睡得稱心寫意。可惜前兩年,媽媽幫忙換了新枕頭後,它也就人間蒸發了……

阿聰每次回家,總帶著數大盒的餸回宿舍,放在樓層的雪櫃內,作我們二人那一週的主餸,有豬排,有菜,有薯仔等等等等。對那時以吃低調麵為主食的小子而言,阿聰就是我的衣食父母,小子就是那被照顧的一個。當在學期間聽著見證著不少同房不和,甚至至老死不相往來的故事,回顧和阿聰的三年時光,除了感恩,餘下的是感謝。

和阿聰差不多定期每年的相遇,日子越來越多,一一六四七一,同行公義路。
祝賀你,兄弟,你將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和阿聰經歷了很多,短短一文,當然道不盡、說不完,但小子必須感嘆,造物主的奇妙安排,凡人如我倆真的無法參透,無法預料。還記得大一時的阿聰,是一位基督徒,在房內會定時讀經靈修,更曾邀請小子參與的團契聚會;反觀那時的小子則極討厭基督教,甚至試過在某晚上,特地在網絡上搜尋質疑聖經的各種說法,和阿聰辯聖經一個通宵!相信任何人也不會預料到,十年後的我倆,在信仰路上,竟逆轉而行。在一次飯局中,當小子得知他已離開主,他得知小子熱切慕主之時,二人也不其然有一剎的愕然。


感謝主讓我倆能相識一場,有共同生活的日子。今天,阿聰你將結婚了,雖然你短暫離開了主,但容讓小子為著你的婚姻、家庭生活和工作繼續恆切禱告,小子由心的為你倆的結合感到喜樂!恭喜你們。願主祝福你和你太太二人有和睦,有相愛,有坦誠,願你在未來的日子能回轉向神。阿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