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6日 星期一

論良知.說無恥

近日香港正是多事之秋,觀乎這一期長毛的入獄,共黨發表白皮書,在政府總部外警察對那班抗議東北發展計畫的市民清場時的作為,六月二十至二十二日網上投票佔中.普選方案的網站受黑客大量攻擊等,而共黨之人民日報亦會適時發布顛倒是非的社評(例一)配合抨擊,共黨的打壓已經是明刀明槍,不再是背地裡的陰謀。最令人齒冷的是,每逢共黨插手其中,總有一群人甘願為牠開路。難怪有這樣的說法:共黨就是一面照妖鏡,黑與白就此分明。

若朋友看到此處,卻不明白小子在指涉甚麼,那你應該沒有留意近期香港緊張的局面,冀望你用一點時間了解這一系列關乎香港存亡的大事。

其實,不是所有人都沒有良知的。孟子主張人天生有善端,曾以牛山作喻說明:牛山曾經長滿樹草,無比茂密。但由於人們不斷上山採伐,又在此放牧牛羊,很快牛山便變得光禿一片。經過的人不知情,便以為這牛山從來是如此的。(原文記於《孟子.告子上》)聰明的諸位應該知道孟子所說的是甚麼吧。其實,人是有良知的,但是,能否好好保護、滋養這良心,就看那人願否堅持了。真的,那怕是無恥的梁振英也有良心的,對,真的,曾經。小子絕不忘梁振英在六四事件翌日,以個人名義於文匯報刊登聲明中的那句「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何等的擲地有聲!那時的梁氏,應該尚不曾學會用雙重否定句。

昨是今非,良知泯滅之實例。
(《主場新聞》、《爽報》圖片)

只是,良知既然可滋養積累,自亦可消耗殆盡,就像我們的儲蓄戶口般。人生路上,有無數關口需要我們去抉擇,每一個選擇,皆可能伴隨著道德上的肯定或責備。當你越具備良知,抉擇時便越導向你作合乎道德的決定,做錯事時,良心便越受擊打,罪咎感也越強。我們是普通人,很難如浮士德般一下子便將全部靈魂賣給魔鬼,但若你或不儆醒,或有意識地,一次又一次的出賣良知,到結餘數歸零後,恭喜你,你便變成了一名無恥之人了。無恥就是這樣煉成的。

現時的港府,就是被這樣一群的無恥之徒把持,迎合共黨之意,老鼠搬家般將香港的核心精神和價值逐步侵蝕,包括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為民效命的警察,香港的土地等等等等。真應了諸葛亮《出師表》中的那句「此誠危急存亡之秋」!定有人會說:「我們都只是微小力弱的普羅大眾,甚麼也幹不了,沒有用的。」對啊,我們這些普通市民,面對著大惡的中共,誰也不是一個打十個的葉問,但現在小子不是叫你用生命來抗爭(人總有避險的天生),只需要你趁現在還能夠發聲的機會,發表的你的意見已經足夠。現在,機會就在你眼前,在這一星期許的時間(六月二十至二十九日),為普選方案投下一票吧,另外,在七月一日站出來參與遊行吧。認真說,這兩回事,十萬人參與沒甚麼用,一百萬人以上才有威力,靠的就是有良知的人站出來,匯聚的那股浩然之氣。


小子自己已和良知對過話,下定決心了。朋友,你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