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儒家早期發展的脈絡──《中國思想之淵源》讀書報告

中國思想之淵源》,牟復禮著,王立剛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1月,第一版。142頁。人民幣25元。

薄薄的百多頁的小冊子,作為了解中國文化的入門書,實在合適不過。
而在數十年時間沖刷下仍屹立於學林,也證明了此書的價值。


  當我們中國人說起孔子孟子,自然會湧現「仁義禮智」、「性善說」、「忠孝」等相關概念,朗朗上口,就像早植根於我們心中。或許,我們在應用時並不會深究這些儒家觀念代表著甚麼意義,也不會想為何會依循這一套來開展生活,例如「孝道」,我們自小便很自然地會認為要好好對待父母,不會質疑。若是普通人,這樣並沒有甚麼問題;但若有志治國學,不論是文史哲也好,又或為增進內涵養,或尋自身文化之根也好,也應對我們中國文化的主流──儒家,包括其內容、源流,有進一步的認知。美國學者牟復禮所著的《中國思想之淵源》,正好能夠補上這一部分。

  此僅百多頁的小冊,並非針對儒家思想而書,如作者自敘所言,是為有興趣認識中國的人提供「背景知識」,或為讀中史的人作「入門讀物」或「當作中國科目的導引」。要達到以上的目的,作者在此書中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梳理清楚中國文明的思想根基,由現存證據最早的商到先秦時期,將當中那條貫穿的發展線標示出來,好讓讀者能夠了解其脈絡,打好基礎,這一點亦最能呈見作者本身的學問,特別是其綜合、歸納分析的功夫。

  而回應小子首段所言,儒家是中國文化中濃重的一筆,故此在書中自也繞不開,有專門章節的探討(可見書中第三章「先秦儒家」),亦正好解答了小子求學時的一個疑問:為何儒家能登上中國歷史的舞台,成功地成為中國文化的根基,影響後世中國極深遠?是偶然?是必然?就著此項,下文亦將論述。

  先論述此作之疏理脈絡。作者在第一章「歷史的開端」中,先從商朝說起。這個時期的文明已取得不少的成就,包括文字(甲骨文)和青銅技術,貝幣的出現亦「促進了大範圍貿易的形成」。而基於祖先崇拜觀念和血統的儀式亦象徵「商朝社會具有等級結構和複雜的社會生活」,這些器物和行為皆證明了商朝文化的水平。作者其中一個重要的論點是明確反駁了一些歷史學家的觀點:周是全新的文明。他指出周文化是繼承自商朝的,證據在二者語言的類近,以及文化和政治上的聯繫,故直言「商朝所取得眾多成就直接滋育了中國文明在周朝九百年的國祚間臻於成熟」。

  作者在第二章「世界觀的開始」探討了中國文明中一個大別於西方的特色:中國沒有創世神話。他指出,中國人並不關注這點,她有其獨特的宇宙觀,認為世界和人類不是被創造出來,而是來自一個「本然自生的宇宙」,而這個觀念正正影響著中國的文化和歷史的走向。由於中國古人沒有造物主的概念,也沒有原罪的觀念,所以,他們「不弘揚彼世的力量,所有現象屬這世界」,故認為所有事物「皆可獲理性的解釋和領受」。在周朝所出現的《易經》正是這種觀念的呈現。作者高度評價這本經典,因為《易經》正正是昭示了中國人的宇宙觀,而人能在當中有無限的創造和解讀,是「後世歷代思考和創見的源頭活水」,甚至是「人類知識的結晶」,所以「歷朝歷代都在強化《易經》的核心地位」。這一點到第三章論述儒家時有所結合。

  到第三章「先秦儒家」中,作者梳理了儒家發展的脈絡。儒家不是在春秋戰國世才突然冒起的,其源頭可上溯至商朝。最早期之「儒」,角色上負責卜筮、禮儀,亦是統治者的政治顧問。作者分析商朝的儀式是「半宗教性的」,「開始具有倫理意義」,政府開始累積知識,一路發展至周,記錄成書籍文獻,步向理性之路。在這段時期,儒恰好有接觸這些禮儀的條件:能讀、能寫、能卜,又能據《易》解卦,才能正當地獲得帶有神秘色彩的角色,例如負責禮儀(處理人和祖先神靈的關係)、校製曆法、充任史官等,能掌握好知識的典籍正是主因。

  發展到東周之世,平王東遷,禮樂開始崩壞。周室失去了軍事力量,只能通過禮儀法來維持統治。作者指出,在這一個背景下,正是儒運用其知識捍衛這正統,樹立起正統的典範,成功維持其宗主權力。孔子正是這個時期儒的代表。來到最關鍵處,為何孔子能造成這樣大的影響力?作者用了專門的章節(頁37-51)解說孔子,分析了其思想特性:尚古和保守,具有強烈的道德感和社會責任,以及針對同時代的問題提出建設性、理性的解決方案。孔子這些特性衍生出最切合那時代需要的學說:重「忠」、「誠」,重倫常規範,了解百姓物質基礎的需要。從而建構能保護社會和個人利益的力量。作者點出了一個有趣的事實,孔子雖然是周朝政治力量最大的捍衛者,但終其一生,他也未能獲得足夠的政治地位去實踐自己的學說,反而將儒家思想滲透在中國人的文化生活裡,直至現在。


  總結一下,作者最大的貢獻在此書中串聯起一條中國思想的發展脈絡,由商至周,直至東周世百家爭鳴之時,儒家融入了這條發展線中,甚至在之後承擔起引領前進的角色。作者梳理出的這條脈絡,正好助讀者從雜亂的文獻中脫出,理清思緒,從而了解儒家的發展依據何在,以及思考歷史的發展,正是依循這種內在(儒知識的累積/孔子的有機整理、發揚)、外在(禮崩樂壞的時勢)因素的結合、拉扯,才能因而前進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