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一百年前,一封小學生的信

〈與友人論勤學書〉 王瑞雲(京師公立第十九高小學校一年生)
守中仁兄大鑒:久未晤談,渴想彌深。遙維起居清吉為頌。夫吾輩,當此年富力強之時,正宜勤學,以樹立身之本。果能孜孜勤學,則一日必有一日之進步,一時必有一時之進步。日就月將,學問未有不能成者也。苟不勤學,則身在校中,心馳於外,上班時不專心聽講,回家後置功課於不顧,歲月浪費,光陰虛擲。如此而欲學問有成,則何異玉不琢而求文彩也。故吾人不欲有所建樹則已,苟欲有所建樹,則不可不注意勤學也。專此,敬請
文安
                   瑞雲鞠躬十二月一號



這一百年來,中文教育真是隨時間向前進嗎?




閱一世紀前小一生所書之信,情品之持正,志向之高尚,兼之文筆簡潔,格式雅順,讀之令人如沐春風。感國家前途可托。

實在令小子二愧二嘆。

一愧習中文多年,若論實用文,文筆措辭可能也只堪比民初之小學生。

二愧自身往昔求學之時,因玩樂、懶散而虛擲了多少光陰?

一嘆這百年來,我們的中文教育是被摧殘至何等境地呢?為何民國初之小孩識字、求學只數年,能寫出這樣清通有禮之文?為何現今的人,讀書十數載,文章卻可文不通字不順理不明?

二嘆信中所云不勤學之情狀,正活生生是現今大部分學生的寫照,怎不令小子長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