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1日 星期四

做人別太郭沬若

  上課時,莫老師說起書信用語,提到一點很有趣,若用文字述情,或激越、或直敘,以文言為佳,用白話則會太肉麻。小子想,因文言辭雅,中正而含蓄,剛好掩一掩太外露的內容;白話則有欠精煉,囉嗦而過白,配之深情,便一瀉而下,毫無想像空間了。若過火位,甚至肉麻得令人難受!

真心一句:做人別太郭沬若。
  老師以郭沬若的新詩為例,可謂過火得駭人,一看,全班皆失笑,看倌請欣賞:

〈我向你高呼萬歲〉(節錄)(為斯大林壽辰所作)

「我向你高呼萬歲 
 斯大林元帥, 
 你是全人類的解放者,  
 今天是你的70壽辰,
 我向你高呼萬歲
 ……

 原子彈的威力在你面前只是兒戲
 細菌戰的威脅在你面前只是夢囈 
 你的光暖使南北兩冰洋化為暖流
 你的潤澤使撒哈拉沙漠化為沃土」 


天啊!斯大林還是人麼?

這首小子已不太受得了,下首更是想吐了:

〈題毛主席在飛機中工作的攝影〉

「在一萬公尺的高空,
 在圖—104的飛機之上,
 難怪陽光是加倍地明亮,
 機內和機外有著兩個太陽!
 不倦的精神啊,崇高的思想,
 凝成了交響曲的樂章,
 象靜穆的叢山峻岭,
 也象浩渺無際的重洋!」


這樣的白話詩,不辱「肉麻」二字吧?小子是光看受不了,真心寫不出。若我是郭,寫得出也不敢發表,鐵定是留名史書,臭逐百世了。

有人會說:在那世代,為生存而折腰,情有可原吧?

嗯,確實,那是人性扭曲的時代,事過後,若坦承己過,重新做人,誰也會原諒你,巴金就是一例,才有文革後來一本《隨想錄》,總算是個人!

不多說,看郭沬若兩首詞:

《水調歌頭.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十周年(寫於1976年5月12日)

「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風雲。
    階級鬥爭綱舉,打倒劉和林。
    十載春風化雨,喜見山花爛漫,鶯梭織錦勤。
    茁茁新苗壯,天下凱歌。
    走資派,奮螳臂。
    鄧小平,妄圖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
     三項為綱批透,復辟罪行怒討,動地走雷霆。
    主席揮巨手,團結大進軍。」


《水調歌頭.大快人心事》(毛澤東逝世,四人幫倒台後,寫於19761021日首先發表於《解放軍報》,111日《人民日報》轉載)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幫。
    政治流氓文痞,狗頭軍師張。
  還有精生白骨,自比則天武後,鐵帚掃而光。
    篡黨奪權者,一枕夢黃粱。
    野心大,陰謀毒,詭計狂。
    真是罪該萬死,迫害紅太陽!
    接班人是俊傑,遺誌繼承果斷,功績何輝煌。
    擁護華主席,擁護黨中央。」

事隔不足半年,歌頌的對象剛好轉了180度。只能嘆句:風骨何在?世亂則寧隱莫顯,否則這樣成了子孫的反面教材,情何以堪呢?

難怪董橋寫散文,笑言肉麻文字時,會說一句:真是太郭沬若了。

小子則新潮些,勸人一句:做人別太郭沬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