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9日 星期六

短話杜牧〈赤壁〉--駁許彥周語


 杜牧〈赤壁〉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


杜牧赤壁一詩,傳誦千古,然宋代許彥周卻評其詩「生靈塗炭都不問,只恐捉了二喬,可見措大不識好惡」云云。此說然否?

  在無數的文學形式中,詩可算是最精煉的,而絕句又是眾詩體中字數最少的,用字更需千錘百鍊的。故絕句要達至強大的文學感染力,每一字每一場景每一感受更需詩人細心剪裁篩選拼湊,才能得傳頌後世之作。如李白般的文學天才,史上可謂罕見,文章本天成,妙手便得之,作不得準。

        杜牧赤壁〉一詩,前聯述現實之景、事,言及自己於赤壁古戰場發現兵器,認得是前朝之物。鏡頭一跳,第三句便至腦海中的想像,畫面跳回數百年前,赤壁一役開戰前夕,東風不臨,周瑜之吳軍必敗無疑。以假設的場景表現他的軍事見識和對周郎的批評。好了,既假設東風不臨吳便必戰敗,如何才能將這結果呈現出來,讓讀者印象深刻?杜牧於末句可謂思慮甚深,「銅雀」既指涉魏國,又點出北方之地,「鎖二喬」既顯示吳國之徹底戰敗,否則怎會周郎妻被擄,連前任國君孫策之妻也被擄去?又暗扣合曹操之好色,更順帶和上句「周郎便」串連起來。另外,杜牧此詩主在批周郎,非言國家大事,故尾句想像兵敗之況也集中於周郎之事(其妻小喬和其義兄妻大喬)上,也合全詩韻味。

        以此觀之,若末句的境頭換上百姓遭魏軍略境之慘況,則既不合杜氏原本設想,亦失去精煉的感染力,有俗套之感,詩也顯得不見靈性,韻味大失,哀哉。故此,宋許彥周之評被後人譏為「迂腐可厭」,確有其理。唐詩,當非生硬的景事情堆砌,而是詩人靈氣所鍾的結晶品才對,足堪細玩之品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