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嘆評一港立會婦


孔子四科,按序為德行、言語、政事、文學。德行為先,理清道明,無庸辯爭,眾人皆知其重。然今終明何以言語先於政事。言語一科,即習外交辭令,兩國或盟或戰,政堂或議或呈,無不以言相接,言之不行,則諸事無以興,未能及處政。何以習?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詩者,詩經也。引申至合德頣厚之文學作品,久誦習之,人即能出口成文,靈台亦見澄明,於政事,自大有裨益矣。

觀此視頻,蔣氏婦強作皺眉狀,口吐不清之語,多重言而意不明,欲諷眾而責不清。吾不欲惡名之,然觀此婦,正合黃庭堅所言:「士大夫三日不讀書,則義理不交于胸中,對鏡覺面目可憎,向人亦語言無味。」

百姓言不行,非過;議員言不行,過也。百姓過而不自省,闕也;議員過而不自省,罪也。更順之責眾何所笑,吾無言矣,非極愚者莫能及。末處梁國雄議員能忍之,掩嘴而笑,比之毛孟靜之抱腹,足見厚道也。

愛港者,當愁且怨,心嘆港何不幸至此耶?
危港者,則撫掌悅甚,喜言:步入正軌也。

余則惟遺一太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