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六弄咖啡館》──不見曖昧動人的青春,只見主角缺失的內心

  初看《六弄咖啡館》的預告片時,電影公司將其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合稱為「青春三部曲」,光看宣傳片段,風格確實類似,但觀影過後,只感到這後浪比之前浪遜色不少,強併在一起,未免感覺太硬來。

  其實青春片賣的正是昔日情懷,年少輕狂,校園裡的懵懂、曖昧最吸引人,萬變難離其宗,但既珠玉在前,《那些年》和《我的少女時代》如此成功,如何在老套中見新意便顯得緊要了。可惜的是,《六弄咖啡館》校園情節和角色設定上和《那些年》雷同位太多,連場景及鏡頭也感覺甚似,例如男角一伙在教員室面對教官受罰一幕、女主角教男主角學習、女主角配一個談心事的閏蜜出雙入對,更同樣問她是否會和男主角一起等,皆令小子觀影時不由自主地湧現《那些年》的畫面,較之二者,不論外貌和登對程度,以及痞小子與模範生鬥氣、曖昧所呈現的神韻,關閔綠和李心蕊這一對被柯景騰和沈佳宜比下去了。

電影中不少場景、鏡頭和情節也令小子想起《那些年》。
(電影劇照)
  最令小子難以接受的一點是女主角形象的塑造。顏卓靈所飾的李心蕊開首是爽朗卻又不拘小節,配上她的短髮和笑容,其實這模範生的形象是相當討好的,是班中男生的夢中情人也是說得過去的。但縱觀整段回憶,李心蕊和關閔綠關係的推進皆是由女主角來主導,由主動答應玩潛烏龜輸了便和男主角約會,到在醫院偷聽到男主角拒絕了同學宋伊人的告白,說喜歡的是自己後的衝前擁抱,再到中學畢業後,升讀大學前的暑假,男主角送她錄音帶及卡式機後的主動給吻,這層層的演進雖尚算合理,但在這段關係上,關閔綠永遠處於追趕的狀態,在過程中也不見有適當的鋪敘李心蕊對這段感情的重視,感覺是失衡的,但若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旁人也就不容置喙。當男主角和好兄弟蕭柏智冒著颱風騎著機車由高雄趕到台北,為送她生日禮物,挽救這段感情,看到了女主角竟和學兄一起騎機車回宿舍,其手上拿著學兄所送,價值8000元的小貓。活脫脫就像是在對觀眾說:喂,我就是嫌關閔綠窮,不想再和他過苦日子了,他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這幕已是難受,但及後的一幕卻是刷新了女主角人品的下限,在感情上背叛另一半的她竟在咖啡店裡對男主角說教,合理化自己的行徑,因你的不成熟和幼稚,所以我要找另一個。這是甚麼愛情觀?做了婊子,卻又要立貞節牌坊?或許,導演(兼編劇)吳子雲應有看過陶傑那篇著名的《大學四年制》,關閔綠正是那可憐的James了 。不論如何,看過青春片不少,但女主角會讓小子感覺噁心的暫時就只有這一個了(其實小子挺喜歡顏卓靈的,唉)。

升讀大學後的李心蕊,頭髮長了,想法多了,內心也醜陋了,純真不再了。

  其實男主角也好不了多少,形象是深情,卻沒有情商。挫折是青春的標誌,傷痛是成長的印記,誰沒有愛過痛過傷過哭過,一帆風順地越過少年,就此成為純真不再的成年人呢?關閔綠卻是在情傷中站不起來,當他在被背叛後的一次中同聚會時,帶走曾經的女朋友李心蕊,圓了少年時一起看煙花的願後,迎來的不是傷口的治癒,卻是逃避現實的失蹤(或自殺?)。孑然一身的他若就這樣消失了,對觀者而言,唯有空餘一聲嘆息,透著壓抑的孤寂,但事實卻是,男主角在最後竟是用蕭柏智的兄弟感情,要他代自己圓女主角的夢,卻沒有理會過蕭柏智的想法,真是濫用情感、不負責任到一個不能言說的境地,強行改變了好友的人生。你自己不想背負重擔,為何要其實並無關連的別人替你背負,特別是對方從很早開始就不認同你們這段愛情,一早勸你抽身?能和這樣有情有義又專一的蕭柏智做兄弟,是關閔綠的幸運,真是「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但攤著和關閔綠做兄弟,卻可能是蕭柏智的不幸了。

整個故事中,蕭柏智這角色最是討好,從少年到中年,貫徹始終的重情重義。
為這電影挽回不少失分。

  若非有中年的蕭柏智那段憶兄弟情深,讓電影在情感的表達有多一分的深度,光只有關閔綠和李心蕊少年時的感情瓜葛的話,這出電影也就讓小子只餘罵聲,而非像現在那淡然的失望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