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與《哪一天我們會飛》導演奇遇的一問(附第一百五十篇發文感言)

不知不覺,這是小子在寧心舍刊登的第一百五十篇文章了,這可不是小子能計劃成就的事呢!三年半的時間,記下人生不同方面點點滴滴的思考,也為未來的自己預先擺好美好的、值得回憶的碎片,實在太感恩了。冀望繼續前行寫作路,心力、靈感永不止息。

******************************************
  小子在上星期終於能進場觀賞黃修平所導的《哪一天我們會飛》(下文簡稱《哪》),繼《狂舞派》後又是一出讓小子甚愛的港產片!不覺原來也上映了一個月。小子幸運,因為在電影中心觀影時,竟碰巧遇到黃導和三位新人主角在場謝票和答問,故趁機向導演問了問題。

鎂光燈旁的黃修平導演。

  小子甚喜愛黃導演《狂舞派》和《哪》這兩出作品,而二者在主題的呈現上皆指向「夢想」(就著《狂舞派》,小子也曾撰文分析,有興趣的朋友可移步觀看),讓小子不由得好奇,是否他特別喜愛「夢想」,甚至下一出作品也將有如此的導向,打算組成其「夢想三部曲」?黃修平導演的回應十分有趣,直接剖析了自身創作的緣由和方向。他回應小子,他從沒有打算以「夢想」為主題,反而是很多朋友看完《狂舞派》後,和他分享感受,他才驚覺大家原來是如此理解,讓他有些詫異。當日膾炙人口的一句「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原來也只是公司為宣傳而設的一句,而非導演創作的心聲。到了《哪》,內裡只是出現過「夢想」一次,也非他本身想聚焦的點。還原基本步,其實,他只是很想表述,某些人能為著一些目標,努力去嘗試,過程中一定會有起跌,會有挫折,但堅持不放棄。他覺得這個過程很美,他就是想拍下這樣的故事。《狂舞派》的阿花如是,《哪》的蘇博文亦如是。

  帶有一種意外的平實。答案和小子預想的不同,但細想下卻讓人不禁認同。「夢想」這一個詞語,可以很偉大,有時也可以很廉價,端看你將夢想純置之在口邊,或是付出血汗付諸行動。誰能確切預料到十年後、廿年後的境況、際遇?誰能向世人宣告自己定能步向成功,坐在未來那預定的位置?若有人尚在成長的階段,和你這樣述說,你也很自然正常地會聽而任之,附送微笑應和了事。若他信心滿溢得嚇人,便可能是天真,更可能是神棍,你或會心想:別和他這樣熟好。

  正因如此,其實,能將你所喜愛的事,為此以年為單位地堅持,遇到任何事也不放棄,雖然最後結果如何無人能料,但這種堅持,本身已散發一種讓人佩服的美麗。話說得輕省,但卻定必罕有人能達到,因為,人是一種愛計算的生物,凡事曰利,但越多計算,便越難堅持。正常人的想法是:誰也不能保證夢想能實現,虛無縹緲又無利益,取之代之便是現實了。實現與現實,一字之差,已成兩極的世界了。

  所以,看著阿花對跳舞的熱誠,哪怕撐著拐杖也要跳;看著蘇博文對飛機的深愛,哪怕色弱也堅持要駕駛飛機。不論是前者成功獲得名氣和愛情,貫徹跳舞人生,還是後者以放棄所愛,墜機身亡告終也好,我們都被二人那單純的喜愛所感動、感染。所以,逐夢比達成夢想更讓旁觀者感動,也提醒著我們這一群普通人一個簡單卻常遺忘的訊息──「勿忘初心」。

一生追求翱翔天際,至死不渝的蘇博文。
(網上圖片)


  各位朋友,閱文至此,不妨回顧自身往歷,數算曾放低的喜愛,捫心自問,那顆已乾枯的初心,還在嗎?願意嘗試重新點燃嗎?記住,是哪怕有可能會再遇失敗的啊。推薦大家觀賞黃修平導演這兩出作品,讓阿花和蘇博文傳給你們一些燃料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