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大英雄聯盟》觀後隨想

有一點必須事先澄清,這篇並非影評,只是小子觀影後獲得的一些意念碎片,謹作記錄。

一、開場的短篇動畫中,那隻狗有小子渴望甚久的特質──吃不胖!看牠看到食物在檯上傾瀉而下時那閃亮的眼神和興奮的躍動,正是對它們吶喊:來吧,來吧,快來淹沒我吧!你就知道牠是隻不折不扣的吃貨。

二、看著醫神一路陪伴主角阿廣在側,又是功夫又是飛天,到最後連自身性命也犧牲了,只求救出阿廣,兼之又是程式設定好,將阿廣視為主人,難免讓小子想起叮噹。不記得在何處看過,有人這樣說: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叮噹,因為我們都是軟弱的,害怕孤獨,總想有人永遠相伴。遇困難他解救,逢喜樂他同喜,一切無條件付出,永不離棄你。但我們都知道,現實世界是不會有這樣的一個人。所以度過童年了的我們,會懷念叮噹。老實說,除了大愛的神,小子確也想不出誰能做到。

三、醫神在時間隧道中,犧牲自己,發射鐵拳救了阿廣。在拳頭藏著他的救護晶片,讓阿廣能在之後再創造另一個醫神,留著以前同行的記憶,好像重生了般。這張晶片好像心臟,是藏著這樣的訊息嗎:在未來的世界,人類的科技發達至能夠保留器官、保存記憶,當人遭受絕症或重創時,能夠透過這樣的方式轉至另一個重造的軀體。在電影中,醫神只是機械人,對人類而言,或許道德的包袱較小,也不難接受,但這醫神還是那個和阿廣出生入死過的醫神嗎?若是人類呢?

其實,這也算是SCI-FIC類型的電影中一個已開發的命題,比《大》來得直接尖銳得多,例如史提芬.史匹堡的《人工智能》(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劇中的複製人,製造出來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讓本體有甚麼需要時拿來移植器官用的。

想著想著,不由得讓小子想起哲學中著名的命題「提修斯之船」,啊,不想了,就此打住。

四、這個醫神太討喜了,小子很喜愛這角色。因著他的純真:他像一張白紙般學習阿廣的行為模式,那個擊拳動作後的嗚啦啦;和阿廣同坐在懸浮在空中的球上,學著阿廣搖腳等小動作,不禁讓人莞爾一笑,也讓小子想起一句經文:「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哥林多前書十三11)我們這些成年人有多久未試過像孩子般心思意念過活了?

可愛的東西是會相吸的,哈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