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2日 星期三

《情淚種情花》--情淚可種不出情花

回想大學時期,初接觸電影這一門課,被杜魯福的成名作《四百擊》所打動,便也就這樣喜歡上這位導演了。《Antoine Doinel五部曲》來得精彩,也是影壇上的一段佳話,《射殺鋼琴師》則是做film noir功課時的一個好例子,呈現了溫情細膩的杜魯福外的另一面。那時候,就是在圖書館內泡,但杜魯福的電影並不齊,只有十來出吧,畢業後就緣盡了,沒特別再去尋找了。或許,有機會會補齊看回未看的八、九出吧?誰知呢,哈。

***********************************************************
情淚種情花(The Story of Adele.H)
導演:杜魯福  演員:伊莎貝艾珍妮


情殤之淚,充滿無奈、忿恨。滴在泥土,染了一片黑,曾經盛開的花兒也萎縮凋謝了。

《情淚種情花》(The Story of Adele.H)不是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這是一個愛情悲劇。

雅黛(Adele)為尋愛郎而離家出走,孤身一人遠洋至哈城(Halifax)。充滿勇氣,她的堅毅令人欣賞。可惜,這只是悲劇的開始。重遇昔日的愛人平信中尉得來決絕的回應,往昔的誓言如蒸發了的水氣再沒痕跡。

如果她了解到現況,認清了「他不再愛她」這事實,不再沉淪於以往的美好回憶的話,回家就是她最好的選擇。可惜,她對他近乎病態的偏執將她引向了黑暗。她全心全意不計後果的在付出,給他金錢付賭債,忍受著他和別的女人纏綿,甚至出錢請妓女給他享用。這一切,只為求他回心轉意,能回到過去,眼內有她的存在,擁她入懷、給她一吻。她已將這段愛情的標準由獨佔變成共享也沒有所謂。她除了付出自己的心外,連尊嚴也出賣了。

她每天寫日記,記著她的思念,她的心志,作為一種發洩的渠道,建構著一種她理想中的愛情。她向父母撒謊,像滾下坡的雪球般越說越誇張,甚至說著已和平信中尉結婚,虛構出一種假的身份,一種她願望的身份。

當謊言被揭穿,當她的付出只得到他的冷待,她混亂了。

她的理智開始喪失,尋找催眠師的一幕是戲劇性的,她徬徨的心表露無遺。杜魯福表現了現實的殘酷,他甚至不想給雅黛這麼一個虛幻的期待,他安排給她知道這一切(催眠)都是假的。

她恨他,妒忌他的女人。所以她破壞了他和法官女兒的婚禮,不惜假裝有孕,甚至說出自己真正的身分(雨果的二女兒)來令法官信她。這帶有一種報復的心理。記得在他們第一次在哈城見面時,平信中尉的回絕令她說出會揭破他的一切,令他前途盡毀之類的話,但只是說說而已,因為她感到有希望挽回。但至這次,她因愛成恨才令她做出這種會令他生厭發怒的事。

人是有底線有極限的。不斷的挫折打擊著她。在尾段一幕,她得悉母親之病危、父親不理前事的感喚,想見愛郎而不得(被他的狗趕走了),一切一切,她崩潰了。她的靈魂出走了,不想再理會只令她感到痛苦的事。她失神的走在巴巴斯黑人市集區,茫然的在步行。甚至連之後平信中尉找她也沒有反應,因為,她已經不再是她。

沒有甚麼複雜的情節,只是一個愛得入魔的女子面對著冰冷得拒人千里的男子的故事。杜魯福捕捉情感一向細膩,這一次也不例外,將一個本質上簡單的愛情故事變成了一出令觀眾心酸的電影佳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