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日 星期六

閱讀的滋味

  剛在飯前看畢《新聞透視》,說起學習中文,節目中謝錫金教授認為閱讀的體驗最重要。他和不少中、小學一起合作推行一個閱讀計劃,讓老師在課堂上和小學生一起閱讀故事章節,讓學生猜想情節發展,角色的關係等。餓著肚子的小子,看到學生露齒而笑,在討論情節的畫面, 不禁也心一甜,想起閱讀曾帶給我無數的喜樂。

  對比小子所教的那些中學生,一看見文字,還未開始閱讀便心生厭惡之狀,真天壤之別。其實小孩子懂甚麼呢?很單純的只想要快樂,非常合理。但重點是,為何閱讀不能滿足這一點呢?為甚麼我們會容讓孩子將閱讀視作苦差?

  謝教授在節目中說到,對小孩來說,0至9歲是最重要的階段,要培養好他們對閱讀的興趣。

  回想自己,為何會喜歡閱讀呢?小學時,小子既不愛動,父母又常在忙,都是哥哥在照看。身處家尚未有電腦,未有智能手機,未有面書的時代,呆呆的我,某日在圖書館發現了一套漫畫系列:《漫畫中國歷史》,還有其兄弟《漫畫世界歷史》系列,加起來有數十本。這是小子有記憶以來,首次享受到閱讀的快感。小男孩嘛,總是特別愛看英雄。而能在歷史長河中大浪淘沙下的存活者,便只有英雄了。一本追一本,看著英雄一個接一個登場又消散,便概觀了五千年的時光。記不下朝代的順序?憶不起歷史人物的名字?唸不出史事的名稱?傻了嗎,誰管呢?看得爽就好。

  記得那時候,興起一類書,通常都是一些冒險或探案的故事,當情節一路演進時,會給你兩個選擇,若選一就掀去70頁;選二則84頁,諸如此類吧。(好像叫《生命抉擇叢書》?不記得了……)不得了!有一段時間很著迷,很想將故事中的每個情節也選透讀一次。最氣人的是,很多選擇是導向死亡的,例如小子好像看過有一個故事,是說主角和朋友流落荒島,要求存逃生。有一回說主角要找森林,向左方或右方搜尋食物。小子一選左方,一轉頁,被跳出的老虎或毒蛇咬死了……(真是考驗小子的記憶,拜托各位別作考究了,太咸豐年代的事了,是腦袋中的記憶塵埃)那時候的我,當然不會很哲學家地想人生有何意義,發出人真是脆弱這樣的感嘆。(若小子那時會這樣做,活到現在,應該會成為了一個絕世毒男,只宅在家中思考)小子那刻立即做的是,行右方!嘩,平安找到一棵果樹,足吃二天,真好啊!能夠做一會兒生命的操控者,還可求甚麼呢?

  如果選擇錯了能夠重來,這是何等美好的世界?能修補回遺憾嗎?還是造成更多的遺憾?

  透過閱讀,小子最愛在腦海胡思亂想,未必有終站或結論,就任思緒奔放已足,已無比快樂。

  到初中,小子瘋狂迷上武俠小說,最愛金庸和古龍。武功高強的大俠,哪位男孩不想作?那時候,微胖而文靜的小子在運動場上是旁觀者;在考場上面對著謎般的英語是弱者,強者的快感,便只有在書中覓得了。何謂瀟灑?看古龍寫二人對峙,一句:「人快。刀更快。」那惡人便被斬殺了。何謂俠義?看金庸筆下的郭靖面對蒙古大軍,毫無退縮,誓與襄陽城共存,一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擲地有聲。何謂豪氣?看喬峰在聚賢莊以一敵百,亭立無懼。諸位教我,現實何尋?

回應自己上段的問題,現世間,小子認為這位人兄豪勇堪比喬峰,
面對坦克列,坦然無懼,小子敬服。


     當一個人對漢字不反感,又啟動了大腦將文字轉換成圖像的功能後,便能享受到想像力解放帶來的獨一無二的閱讀滋味了。在欣賞小說的過程中,你一定會透過文字在腦海想像、建構出你自己的畫面,只有你自己才能欣賞到!一個活生生的小龍女就在你腦海誕生了,是何等美若天仙,冷若冰霜?只有你才知道。所以每逢有改編的電視劇出現,總有無數爭議,「小龍女那有這樣醜!」「這個無氣質!」各種意見紛紛而至。所以,每回也必不能滿足所有觀眾。美若天仙的小龍女就如你的夢中情人,試問無線怎會知道你夢中情人是何樣貌?瀟灑情深的楊過情況依然,找哪一個男明星扮演也會有投訴,縱是___________(請填上你認為最帥的人的名字)結果也一樣。


歷代小龍女。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正是在欣賞文字、腦海營造畫面的過程中,讀者自會不期然受文字帶動、投入故事,享受到一段超越現實的經歷。

 從這角度而言,一本書代表著一個獨立的精神世界,一段獨一無二的體驗、經歷。世上書本何止千萬,這是一個令人欣喜的數字,因為這代表只要你願意細閱文字,細味文字,你就會有一生人也享不盡的消閒物、精神食糧!有古有今有中有西,沒有包含不到的題材,總有一本能打動你!除了書本外,還有甚麼事物能讓人體會到穿越時空,生命重來,平行世界,左斬右殺,在腦海中變化無窮,任你馳騁?小子活到現在,找不到比書海更廣闊的世界。

  行文至此,可能有人會問:你將閱讀說得這樣好,那為何現今這樣多人不愛閱讀?小子不得不遺憾說句,科技很多時候帶給人類方便,但「一個硬幣有兩面」,也有壞影響。在培養閱讀習慣最重要的孩提時代中,現世有多少父母能遵從先讓孩子習慣閱讀後,才接觸網絡、智能電話和五光十色的電子遊戲?看過有家長帶著四五歲的孩子外出,孩子一吵鬧,家長是將iphone放在他面前,教他玩遊戲。孩子立刻靜下來,皆大歡喜。當家長容讓科技成為小孩生活的重心,便不能怪責它奪去了小孩的專注力和集中力。習慣了視覺的絢爛,便難消化樸素的文字。正如習慣喝汽水的,多也不愛喝水,其理相同。從這角度看,小子是幸運的,因為小子開始閱讀時,物質較匱乏,誘惑並不多,愛閱讀後才開始興起玩電腦。否則,在缺乏長輩有效的管理、教育下,可能小子也如現世代的學生,一整天就是打遊戲機和玩手機,然後?嘿,然後沒有了。(其實論到學習中文,議題涉及極大,今回淺嚐便止,有機會再談吧)

  正因此理,所以,若有朋友是一整世人也未試過完整地看完一本書,小子將為你默哀。若有朋友潛意識對中文反感,不願意去嘗試看書的話,小子為你感到惋惜。若朋友是間或會看書,但未試過從中體會、經歷到滿足感的話,我為你祈禱,祝你早日找到你喜愛的類別,體會這種無上滋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