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論國民教育(演講稿)

雖然這並非一篇嚴謹的議論文章,但基本上,已足代表小子對國民教育的看法。
其實,能遇到心有所感,意有所發的題目,小子挺享受這約每兩年一次的早會短講,三次也構思得很愉快。

************************************************
校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大家好。
  我今天會分享一下我對早前鬧得熱哄哄的國民教育的一起看法。

  連綿三月,經歷過729大遊行,九月初的佔領政府總部大行動,甚至絕食抗爭,一時之間,「反國民教育」成為風行一時的潮語,「國民教育科」一詞變成過街老鼠。

  孔子曾說過:「名不正,則言不順。」在我論述立場之先,必先為所論下一定義,可不要令諸位以自身所想之帽套落在下頭上。在下自幼頭大,習慣不戴帽,可別亂扣。

  此前政府和反對者爭論的重心在於「國民教育」,具體而言為應否在全港中、小學推行全稱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科目。討論點在於此科其實是包含甚麼內容的呢?而反對一方則強調此科為洗腦教育。好,方向清晰了,問題主要有二:首先,政府想推行此科令我們成為怎樣的「有德育的國民」?其二,此科是否真是洗腦教育?

  針對第一個問題,由於在香港,這「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尚未官方推行,課程指引指出此科首要教育的目標是培養香港公民的「國民身份認同」,既要認同祖國,我們不妨向北看,了解一下內地的狀況,以作參考。內地的小學生有一門課叫「思想道德」,修讀六年;到中學,會有一門課叫「思想政治」,修讀六年;來到大學,也要修一門「思想政治教育」,修讀四年。十六年啊,是十六年啊!十六年足夠讓《神雕俠侶》中的楊過和小龍女別離後,潛心苦修武功,練成絕學黯然銷魂掌,成為「天下五絕」之一!

  順理成章,大家心中一定想,內地十六年的思想上、道德上的教育,學生縱使修不成孔夫子、孟聖人,打個六折,成為愛國的曹劌也不成問題吧?甚麼?有些學生特別懶惰,還要打折?好,來個一折,只要求成為一個好人,沒問題吧?總不會修成一個岳不群吧?

  日前的反日示威中,內地人不理會店鋪是否中國人開的,一律砸毀。記者訪問一位示威市民,那人回應:「中國人開的日本店,如果我們是在不明情況下去砸,我們是有一些不對的地方,但是即使是不對,也是可以理解的,對不對?」噢,那一刻,我看著電視,心裡說:不對,我不理解。設身處地,我想像不到若我的學生在這種狀況,竟會說出這樣的話。是就是是,非就是非!若學生真是如此說,我認了,我會立即找洞鑽。

  我知道,有同學會心想:陳sir,可能剛巧這位人兄沒讀過書,沒受過內地的道德、思想教育,才會這樣啊,老師你不能偏頗的。真是位好學生呢,懂得細心思考!那好,我們看看近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管理學院韓德強教授在一場反日遊行時掌摑一位老者,給了我們一個現例。據報導,韓先生所在的隊伍亮出了「毛主席我們想念您」的口號,於是那位老人不滿地說:「將這種維護國家尊嚴和民族大義的願望寄託在毛澤東身上是錯誤的。」韓先生聽後大聲回話:「你罵主席,你就是個漢奸!你就是日本人的內應!」但那位老人不依不饒,猶自咒罵,韓先生就上去打了他一耳光,同時也被對方打得眉角出血這樣不顧行為,算是有道德、有思想嗎?
(內容來源:梁文道〈暴力〉http://commentshk.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6116.html

  社會的演進是因循前事累積而成的。類似事例其實有很多很多,香港人對內地的教育內容和體制如斯不信任也是如此日積月累而成的。若所謂的國民教育是指認識中國的山明水秀,淵博歷史,文化內涵,我當然認同,我也正恨自己認識太少,正好補補,但若是設定為必需認同中國,及其代表的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請恕我絕不從命。正因我們眼所見,耳所聽內地的普遍情況是和普世價值如斯衝突,才令我們如此恐懼!甚至名之以「洗腦」。

  感謝我一位讀語言學的中學同學為我考證了「洗腦」一字的來源。洗腦,英文是 brainwash,最早出現於 1927 年的國共內戰,當時國民黨不願民眾被共產黨思想赤化,一律稱共產主義的傳播為「洗腦」行動。故此,「洗腦」是源於中文的。後來,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韓戰,一名美國情報員兼記者發表文章講述一件怪異的事情:一些美國士兵在韓戰中被中共俘虜,及後獲救回到美國,竟然匪夷所思地替中共辯護,並否認曾在韓戰用了生化武器。記者把此一舉動形容為「反動帝國」的思想控制,遂以 brainwash 一字直譯中文「洗腦」。那名記者連英文本來已有的mind control一詞也不用,而要另造新詞 brainwash,可想而知其驚嚇程度,連腦也給洗了,還可控制甚麼呢?

  我們,就是怕歷史重演啊。

我們的下一代,何去何從?(圖片引自晴報)


  來到此處,又有同學會反駁陳sir:「老師,香港資訊這樣發達,怎可能如此輕易被洗腦?你這是危言聳聽,靠嚇乎?」同學真聰明,對,老實說,我也相信人在香港,怎樣的宣傳也不易達到洗腦的效果。一位接受內地教育背景的學生來港後進行了一場剖白,他說到自己讀書時,其實並不信中共那套教育,但由於社會現狀如此,他並沒有覺得不妥,扮接受,跟隨大眾就好了。國民教育科的可怕之處不在字面上的那些可笑荒謬的字眼,不在於對共產黨的歌功頌德,而在於它讓中國的學生老師,讓中國的教育界,習慣了撒謊,習慣了帶假面具。它要塑造的,不是鐵屋中沉睡的人,而是裝睡的人。你永遠沒有辦法喚醒一個裝睡的人。
(內容來源:內地生親述:為什麼反對國民教育http://www.isunaffairs.com/?p=10582

  我並不怕洗腦,我最怕的是這種良心的麻木。

  梁文道先生有一篇文章〈國王新衣〉道盡其中之真諦。請容讓我花多少時間說說這精彩的故事:

  話說國王盛大出巡,要給百姓瞧瞧他那件華美的新衣。當然啦,如同舊版,國王這件新衣是透明的,他根本什麼都沒穿。分別在於這位國王很有自知之明,他非常清楚自己是裸體的;可他還是大模大樣地走了出來,步步端莊,顧盼自豪。百姓呢,也全都曉得真相,清清楚楚眼前是個可笑的裸男。但他們忍着不笑,又拍手又叫好,裝出一副艷羨崇敬的模樣。

  更有意思的是,那位國王不傻,他曉得這群看起來很鼓舞的群眾知道自己什麼都沒穿,他們只是在裝樣子而已。不過,他照樣行禮如儀,施施然走進他們中間。而這些人民,他們也知道國王知道他們知道國王其實沒穿衣服。反過來,國王還知道人民知道自己知道他們知道自己其實沒穿衣服……

  總而言之,這一切全都是戲,演戲的和看戲的都有默契,一切盡在不言中,不必拆穿。

  等等,那個小孩呢?他怎麼還不出來拆穿這個好笑的騙局?答案很簡單,新時代的小孩  
  全都上過學受過教育。在學校裏混了這麼多年,他們學到的不是如何刺穿氣泡,而是如
  何形容那件氣泡般的新衣。他們比大人還要懂得描述這件新衣,更比大人懂得這場建立
  在默契上的遊戲。打從小學選班幹部的時候,他就知道選票不來自演講;可他還是能夠
  臉不紅氣不喘地演說:「我一定會盡己所能,鼓勵同學們努力上進,完善自我,尊敬師
  長,孝順父母,將來一起做個對國家有用處的人,一起為了中華文明的復興大業獻一分
  力……」。


  這就是演戲,但它是管用的戲,起碼能幫你升學,幫你出人頭地。


  你叫我如何接受這樣的國民教育?借用龍應台女士的一句話:「請用文明來說服我。」

  其實,《聖經》早已明示了神教導我們的德育課操練。如何做一個好人?彌迦書6:8述及:「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還是不懂?不要緊,神很顧念我們的,在以賽亞書1:16-17進一步說明如何行成為一個有德育的善人:「你們要洗濯、自潔,從我眼前除掉你們的惡行,要止住作惡,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

  想做好人?我不求共產黨,我求神的教導。國家要堀起,民族要復興?求社會多些這樣的善人,便會做到了,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是不需維穩費的。

  分享完畢,感謝各位耐心的聆聽,謝謝。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

P.S.再一次感謝林記釋洗腦的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